【卡卡西中心】大庭叶藏

短篇

BE

四战现场

大概是被掀了面罩暴走的卡,,,

——————————————————————————————





听说旗木卡卡西最有名的就是他的黑面罩了——题记 



  雨还在下,仗还在打。


  从地里爬出的亡灵把许多人拉回了故乡。

  

  秽土转生,心也永远埋葬在了那肮脏的泥土里,然后很开怀很开怀地笑。 


  哦,

  
  战场。

  死了 

  烂了 


  荒芜了 

  笑了 

  旗木卡卡西,他站着。 

  灰太大了,他看不见队友,看不见对手。 

  刚刚…… 

  刚刚—— 

  刚刚有人撕烂了他的面罩 

  他的脸一下暴露在充斥着尘埃的空气下,粘稠的空气仿佛触肤生痛。 

  战斗撕烂了他的马甲,震落了他的护额,染红了他的满头银发。血块结成褐色的丝,惨烈得像花开。 

  他站着。 

  他等着。 

  等对手。


  等队友。 


  他听到后面有奔跑的声音,渐行渐近。 

  多熟悉。 

  金黄色的奔跑声。 

  有一个身影,他疾冲过他身旁,握着一团白色的,模糊的东西,狠狠向前砸去。


  嘭。爆炸 

  有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他的身前。他带着一身灿烂,很潇洒地站在那儿。

 “啊,鸣……”

  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他。 

“别放弃呀,这位小哥!要加油啊,大军就在后面呐!” 

  鸣…… 

  他突然就被噎住了。

  莫名的敏感与愤怒撞了一下理智的沉钟。 

  他想起自己鲜红色的头发;


  想起头发黏在脸上遮住了眼,遮住伤疤; 

  他想起自己没带护额没穿马甲。

  他想起,他,不认识他。 

  鸣人。 

  鸣人。 

哦——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他的老师也不过是个二十六岁的年轻人。 

  他不知道他的嘴角有一颗小痣。 

  他不知道他的老师不是个厚嘴唇,不知道他不是龅牙。


  他不知道他的老师究竟是谁。

  
  根本不知道。 


  唉。 

  他笑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溶化。 

  他看见太阳像一块方糖,滚过去,又滚过来。斩断了雏菊的脑袋。

  紫色的菟丝草偷了一片云。 

  没有眼睛的麻雀从爬山虎上摔了下去,被轮胎轧死在地面上。

  它的脑浆在流淌,白白的,很美。 

  树在结果,虫在结茧。 

  啊

  
 脑袋晕晕的 


 很舒服 


  突然,他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什么。 

  这是一场考试,对你的,对我的。

  你会认出我来吗?

  卡卡西举起手,一张令牌躺在手心—— 

  第三大队机动部队,总队长 

  ……

  …… 

  鸣人沉默了。 

  他满含期待地望着他。

  满含着期待。

  少年脸上的笑容开始扭曲,嘴角滑稽地从颊边往上,又落了下去。停滞在一个冷硬的弧度,一点一点被蚕食,一点一点被吞没,一点一点被撕烂。


  冷漠,

  愤怒。 

  鸣人狠狠地望着他。 

  随着鸣人逐渐扭曲的笑容,卡卡西突然觉得很生气,又很恐惧。

  ——苦无抵住了他的脖子。

  “你是谁!为什么卡卡西老师的令牌会在你手里!”

  安静了

  安静了 

  蜣螂把头扎进土丘。

  哈

  蝴蝶身上被穿了一根针

  哈哈哈 

  蓝色的血让软木膨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卡西笑得开怀。 

  嘛,我可真是自信。 

  啪嚓地 

  有什么东西摔碎了。 

  有一种冲动。他不再抑制得住。

  他可能想掐死眼前的少年。转念一想,他可能更想掐死他自己。

  对,掐死那个旗木卡卡西。 

  啊,彻底毁了他岂不是更好。 

  毁了他 

  毁了我 

  很好—— 

  我 

  我 

  ——“我,杀了他。”

  这世界,不再有真相。 


 他用刻意改变声调的声音表达着一件将要发生的事。


  鸣人愤怒了,瞳仁瞬间变得血红。

  苦无划下,却被一个早已结好的印躲开。 

  替身术。 

  那个红发的凶手,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灵魂,早已离开。 

  少年把木头瞬间撕得稀烂。 

  躬着背的黑鸟停在树枝上,

  凸眼睛的鱼撞上了石头。 

  草在窃笑。风感冒了。 

  他可能长出了翅膀,他也许生出了尾巴,他像一只恐龙走在这古老的地

  上。 

  他形单影只。 

  他孑孓一人。 

  他没有灵魂。 

  他要毁了一个人。 

  喔。 

  他在行走。 

  旗木卡卡西穿过森林,穿过战场。

  第一个发现他的忍者赶紧躲在大树后面,一旁的白绝也知趣地躲起来。那位忍者赶紧发出一个小型忍术通知队员那位入侵者的到来。


  激战中的人们警惕地躲了起来。各自揣度,这红发男人是否是对方的傀儡炸弹。 

  但他只是静静地走过。 

  躲在树后的人们都不出声。 

  他的手早就断掉了,肋骨的碎片在肺里翻滚。 

  他走过战场,激战的人们躲在一旁。 

  他歪着头回望着藏着人们的树丛与枝桠。 

  这是他最后的眷恋。 

  你们会认出我吗? 

  领队的忍者小队长警惕性很强。他向他发射了一支千本。 

  刺在他的肩膀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手扣上忍具包的布纽扣,时刻警惕着。 

  默然。 

 诶?


 没有爆炸?


  一阵穿过森林的风欢快地向前跑着。 

  杀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就像火星掉进了干柴,瞬间炸裂。

  战场上一下再次沸腾了起来,忍者与白绝又打得难舍难分。 

  他站在一旁,肩膀上有一支千本。

  咯咯咯咯咯 

  脑海里响起小女孩清澈的笑声 

  你看 

  你看 

  你露出了脸,

  他们忘了你。 

  你为了一个名字打拼 

  然后那名字不是你 

  interesting

  你看 

  你看 

  这世界忘了你 

  咯 


  咯

   

  咯 


  你看你看 

  他们认得出白色的头发 

  但那是你父亲给的 


  你看你看 

  他们认得出红色的眼睛 

  但那是带土给的 



  你看你看 

 他们认得出眼上的伤疤 

 
  但那是敌人给的 



  你看你看 

  他们认得出联军的护额 

  但那是他们给的 



  你看你看 

  他们认不出你的脸 

  因为那是你自己的
   …………



  愤怒把他化为灰烬。

  红发男人想起一首童谣,


  他轻轻哼唱

 有个小小人,他有支小小枪,


  子弹里有铅、铅、铅,


  他杀了约尼.史莱克,


  穿过他的假发,击中他的头、头、头。


  他一遍一遍地唱


  越唱越快乐



    有个小小人,他有支小小枪,

有个小小人,他有支小小枪,

    子弹里有铅、铅、铅,

子弹里有铅、铅、铅,

    他杀了约尼.史莱克,

他杀了约尼.史莱克,

    穿过他的假发,击中他的头、头、头。

穿过他的假发,击中他的头……



  他看到天空随着歌声变得飘忽,上面好像飘着一根透明的丝。

头……

  他努力想要看清楚,他睁大了他红色的眼睛。

头。

  然后那丝分裂成了两根,三根,无数根,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那是空间的裂缝,

  那是神威,

  那是他的怒火。

  他很高兴地看着刚刚躲在树后的忍者和白绝被这一根根透明的丝割开,他 们的指甲被拔断,鼻子被割掉,锁骨一根根飞在天上。漫天血雨。


  瞧

  那血肉横飞

  瞧

  那手足崩裂

  瞧

  那眼珠爆炸

  多可爱


  快瞧

  那是我做的

  快看啊,我是凶手

  血液染黑了土地。碎肉散发着醉人的腐臭味。白绝化作液体粘腻腻地淌在地上。


  只说不杀无名之辈,没说无名之辈不能杀人。

  是吧?

  他拿起一把苦无。


  他把那锋利的东西绕着眼眶划了一个圆,把里面那红色的东西剜了出来。

  他把带土的眼睛扔在地上。

  它咕噜咕噜转了几个圈,很圆润的停在地上。

  他把手套上的木叶标志划得稀烂,扔在地上,一脚踩上去。

  他割断了一大把头发,头皮留着血,红色和白色洋洋洒洒。

  他划烂了自己的整张左脸,谁也看不出他左眼上的疤。

  他结了最后一个印,让雷切的电流在全身游走,毁掉了全部查克拉经络。

  我啊,

  谁也不是。

  他要去旅行,作为自己去旅行。


  他不用再小心翼翼地隐藏身形,他不用再拼死拼活地完成任务,他不用再顶着复制忍着的名形迹天涯。

  他是涅槃,他是重生。

  他才是旗木卡卡西。





  他在这星球上游走。

  他摔倒了许多次,昏迷了许多次,他都站了起来,醒了过来。

  骨骼的爆鸣,他充耳不闻;血管在破裂,他视若无睹。

  他的身体早已支离破碎,又如何?


  他终于作为自己活在了世界上。

   他走过山峦滚滚,他渡过洪洪江河。他穿过明媚的风与多情的雨。

  要用自己的眼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

  跌跌撞撞,也许是几十天,也许是几百天,他绕了这星球整整一圈。

  然后他又回来了。

  彼时正值四战结束,六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刚刚重建战后木叶,为在四战中牺牲的各位烈士举行追悼大会。


  统计烈士时,鸣人注视着那个自己很熟悉的名字,深深弯下了腰。他永远不会忘记杀害他恩师的红发凶手。而且他还很奇怪地发现有一只忍者小队几乎全灭,却不是白绝所伤。现场极其惨烈,除了断手断脚,就只有一颗红色的眼睛。卡卡西的眼睛。


  一定是那个红发男人干的。

  杀了他。

  杀了他。

  恶魔。

  恶鬼。

  

  

  

  旗木卡卡西远远望着自己的墓碑。黑色的罩头披风随风飘动。那狰狞的半张脸若隐若现。


  他看到他的对手抱着他的遗像痛哭,他看到后辈在他的坟前放上一束花。
  

  他感觉到背后多了一只苦无,顶着他的心脏。

  终归还是被认了出来。

  作为一个凶手被认了出来。

  鸣人声音带点哽咽,却是前所未有的愤怒、决绝。

  “你就算化成灰,我都忘不了。”

  好吧,原来一眼之缘才是最深刻的记忆。十年陪伴不过是人去楼空。

  他都恨不起来了。

  山河

  故人

  有一只蝴蝶很放心地停在他的肩上

  他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很微弱

  但是很温柔

  像一片羽毛飘落在了心口

  但是他甩了甩头

  这是忘了你的木叶

  这不是你值得爱的地方

  但是这一切还是这么熟悉


  让人心安

  但你是个凶手

  他望着天边飞过的鸟

  一时无言

  他忘不了当初对木叶的恨

  更难以理解如今无端的柔情


  他本该恨透了这个地方

  

  怎么回事呢

  怎么回事呢

  啊

  他知道

  很清楚的知道

  无论是否有人认得他

  他还是会认得所有人






  暗部把他押进了地牢

  无数小时的光阴

  他知道了这种感觉叫思念

  他知道了这种情感叫依恋

  他为这种莫名的感觉感到好笑


  他恨过它,恨它抛弃过他

  但是如今归来,他还是想好好抱抱它

  他回来了

  并为之感到高兴

  所以在几天后的处刑台上

  他的头颅笑着滚落

  血溅当场

  苍蝇把月亮撞了一个坑

  倒挂着的大象滑倒了

  鬼小心翼翼地走着

  滑了个跟头

  摔成了人


  鸣人感到

  一阵钻心的疼

  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

  他的灵魂回荡在上空

  他轻轻哼唱

  我


  是

  木叶的人,木叶的鬼。

  无论悲欢,无论爱恨。

  无论是真

  无论是假

  恶鬼也有家

  在你的怀抱中长大

  死在你的刀下

  火的意志里生

  火的意志里死


  恶鬼也有家

  无论谁还记得我

  无论我是为了谁

  总归会归来。

  天涯

  海角

  生前

  死后

  花落

  花开

  都会归来

  我们约好了

  恶鬼也有家

  

——————————END————————————————


评论(15)

热度(41)